金融理财当前位置:安阳新闻资讯 > 金融理财 >

轻松集团不“轻松”:保险大将相继离职 网络互助非持牌经营争议不休

时间:2021-01-13 01:49 来源: 作者:安阳新闻资讯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:李致鸿

  随着钟诚从轻松集团离职,轻松集团从保险领域挖来的张科、钟诚两员大将悉已挂冠而去。目前,二人离职后仍继续担任轻松集团顾问。

  2019年9月,轻松筹更名为轻松集团。按照轻松集团的构想,从轻松筹到轻松互助、再到轻松保,轻松集团健康服务体系建立了“三级火箭”战略:首先,通过轻松筹业务对平台爱心用户进行日积月累的沉浸式教育,培养其强烈的健康保障需求;随后,通过轻松互助业务聚合相同属性的会员,以互帮互助的机制让成员共同承担风险,获得进一步的高价值健康数据以及更为优化的精算模型;最后,凭借着用户积累、风险教育以及精算模型的高度完善,轻松集团正式完成业务层面上的升级,满足用户逐渐增长的多元化需求,带来全方位的健康保障。

  网络互助尚无明确监管主体和标准

  国泰君安非银金融行业研报显示,互助平台通过风险教育提升客户保障意识,将提升全社会的保险渗透率:互助平台参与者多为无商保人群,互助平台作为基础的入门保障产品,通过理赔案例等风险教育提升客户的保障意识,激发客户的保险需求,为保险行业带来新客户,能够提升保险渗透率。当前成熟互助平台的主要发起人一般会通过保险代销进行流量变现,从结果来看经过“体验”互助平台后的流量向保险的转化效率更高。

  但在高歌猛进的同时,轻松集团并不轻松。

  社会对网络众筹、互助等模式始终存在较大争议。2020年9月,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撰文称,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,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,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,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。面对新形势、新要求,需要适时完善保险监管政策和监管技术,及时、准确打击非法商业保险活动,保障保险市场健康稳定发展,切实维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。

  银保监会指出,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,属于非持牌经营,涉众风险不容忽视,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,存在跑路风险,如果处理不当、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。

  “首月0元”、“首月0.1元”涉嫌欺骗消费者

  包括轻松互助在内的所谓“首月0元”、“首月0.1元”的“创新”模式屡遭投诉。2020年12月,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《关于安心财险、轻松保经纪、津投经纪、保多多经纪侵害消费者权益案例的通报》(银保监消保发〔2020〕14号),通报批评轻松、京东、水滴使用“首月0元”、“首月0.1元”等进行宣传,涉嫌欺骗投保者,称所谓“首月0元”、“首月0.1元”实际上只是把首月该收取的保费均摊到后续的11个月,实际并没有让利给消费者;这种行为也涉及“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、保险费率问题”。

  根据《通报》,银保监会对安心财险开展了专项检查,并根据检查线索,对轻松集团旗下广东轻松保保险经纪有限公司、京东金融旗下天津津投保险经纪有限公司、以及水滴公司旗下保多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开展了延伸检查。

  其中,2019年1月至6月,安心财险通过轻松保经纪微信平台公众号“轻松保官方”销售“安享一生尊享版”产品时,宣传页面显示“首月0元”、“限时特惠首月立减XX元”等内容,实际上是首月不收取保费,将全年应交保费均摊至后11个月,消费者并未得到保费优惠。涉及保单16879笔,保费收入396.34万元。

  2019年4月至10月,轻松保经纪在微信平台公众号“轻松保官方”销售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“年轻保·600万医疗保障”产品时,销售页面显示“首月0.1元”、“首月3元”、“会员日补贴”等内容,实际上是将全年应交保费扣除首月0.1元或3元的保费后,将剩余保费均摊至后11个月,消费者并未得到保费优惠。涉及保单377489笔,保费收入5188.97万元。

  2020年1月,银保监会下发的《关于进一步规范互联网人身保险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(征求意见稿)》指出,一年期及以下专属产品每期缴费金额应为一致,一年期以上专属产品应符合中国银保监会相关规定。

  2017年C轮融资后未对外公布新融资

  对于轻松集团的融资进展颇受市场关注。从2014年到2017年的四年间,轻松保持一年一次融资的节奏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4年9月,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,从众筹模式起家,紧接着便打通了微信、微博及QQ等诸多社交平台。2014年12月,轻松筹获得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,投资方为IDG资本和道生投资。2016年1月,IDG资本和德同资本对轻松筹进行了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。2016年6月,轻松筹2000万美元B+轮融资由腾讯、IDG、德同资本、同道资本共同投资,此时公司估值3.5亿美元。2017年7月,轻松筹完成了2800万美元的C轮融资,IDG旗下成长基金、德同资本、腾讯投资、同道资本为投资方,估值上升到4亿美元。

  但在2017年的C轮融资后,轻松并没有再对外公布过新融资。而轻松的对手水滴,却频频获得资本青睐。

  对此,2020年12月,轻松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杨胤在创业邦100未来商业峰会暨2020创业邦年会上表示:“公司其实有新的融资进展,只是没有对外公布,比如阳光保险是公司的战略投资人,美国一家长青基金和原有的投资人也在持续支持公司的发展。”

  “我们是互联网的企业,在这个过程中是需要很多的资金支持,特别是在前沿技术、人才引进、品牌打造等方面,都需要资金的支持,但公司并不是资本渴求型企业。”杨胤说。

  对于未来的上市计划,杨胤表示,公司在合适的发展阶段会考虑上市,但目前还没有把上市提上日程。

上一篇:保险资管行业步入分类监管时代 A类机构将获扶持 C、D类机构被关注
下一篇:银保监会将直接监管39家人身保险公司